沈怀梅走出几步,发现身后没有动静,又回头去看,撞上慕子瑜一双溢满了深情的眸子。

在沈怀梅的印象里,慕子瑜总是沉默的。她曾经欣喜于慕子瑜的注视,只要她去找,总会找到那双盛满深情的眸子。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慕子瑜的眼睛中多了许多沈怀梅看不懂的情绪。

那些情绪厚重又磅礴,像是会诱人沉溺的深渊。也许跨入其中,便会万劫不复。

可沈怀梅却格外欢喜。

她其实是有点享受这个的。有一个人全心全意地想着她,念着她,就算是要一起沉沦,沈怀梅也甘之如饴。

她躲着慕子瑜,刻意不同他说话,又悄悄地去看他露出来的深情。慕子瑜的沉默,他的痛苦,他的踌躇,都是爱她的明证。

沈怀梅收藏起慕子瑜的情感,希望能凭此度过他走之后的漫漫长夜。

可是有些事情,不能再拖延下去了。在他们两人沉默对峙的时候,时间仍在流逝,其他人并不会停下来等他们演完这一折离别的戏。

景国中,慕子瑜那些异母兄弟仍然虎视眈眈。荣国中,右相对与镇国公府上的亲事也迫不及待。世间事如滚滚洪流,沈怀梅与慕子瑜也不过是被流水裹挟的普通人。他们没有劈流断浪之能,便也只能顺时而动,顺势而行。

沈怀梅看着慕子瑜叹了口气,话却是对着慕娘说的:“师父,您先去歇一会,我找人送你们回去。”

她这个样子,倒像是下定了决心要与慕子瑜做一次深谈了。

慕娘看看沈怀梅,又看看慕子瑜,最后只是点头道:“我回上面去等你们。”

林巡之来找沈怀梅,正巧遇上了刚到门口的青鸢。两人携手上门,沈怀梅便直接在三楼给两人开了一个僻静房间,供他们居住。

这房间原本就是在角落,沈怀梅又只是带着两人进房间看看,没想要留下谈事,进门的时候连门都没关。谁能想到林巡之等不及,非要拉着沈怀梅说些婚礼的事情。

若非如此,慕子瑜也不会这么凑巧听见房间内的谈话。

沈怀梅目送着慕娘离去,又对慕子瑜说:“我们也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。”

慕子瑜并不答话,仍旧只是看着沈怀梅。这时候沈怀梅突然发现,眼前这人目光没有焦距,倒像是被魇住了。

她凑近一点,握住他没有受伤的那一侧手臂,看他没有反应。想了想,又凑近他的耳朵,唤他:“瑜哥。”

之后沈怀梅的手臂便被抓住了。那力气之大,几乎要将她的臂骨捏碎了。可罪魁祸首却没有醒过来,面上看着还很平静,嘴里喃喃着:“虞虞。”

若不是沈怀梅凑得近,还真听不见他如此唤她。

突然听慕子瑜如此唤她,沈怀梅还有不适。大概就是从慕子瑜拒绝她开始吧,他便不再唤她虞虞了。其实那之后两人也没见过几次,慕子瑜与沈怀梅的交谈更是少。

明明没有很久,可沈怀梅就是在意,就是觉得刺耳,就是生气。如今又听她唤了,却也没有想象中那般的开心。

这本也不是称呼的问题。

沈怀梅咬咬牙,将慕子瑜使劲往后推去。又怕他真的倒了,还留了一只手拉住他的手臂。慕子瑜虽然被魇住了,身上毫无防备,被沈怀梅一推就倒。可他确实是个七尺高的大男人,不是身娇体弱的沈怀梅光凭一只手就能拉住的。

这么一推一拽地,沈怀梅的手腕虽然没有脱臼,可也肿了起来。

慕子瑜清醒过来,看见的便是沈怀梅捧着自己红肿手腕的场景,脱口而出一句“虞虞”被他生生咽了,问道:“沈小姐这是怎么了,得赶紧找大夫看看啊。”

沈怀梅横他一眼,哼了一声,“这种外伤,看与不看有什么分别。”说着,便转身朝四楼走去。“别杵在这里了,你还想再来个人推门吗?”

慕子瑜又沉默起来。他有心跟在沈怀梅身后走,可还没有恢复力气的双腿让他刚刚抬步便踉跄起来,慕子瑜下意识地伸出手臂去找东西撑住。可慕子瑜身侧就是房门,若真的让他撑上去,不仅撑不稳,还会直接推开别人的房门。

沈怀梅虽然走在前面,却也注意着慕子瑜的动静。扭头看到他这一番动作,不假思索便直接冲到他的身边了,用自己整个身体撑在慕子瑜的身前。

慕子瑜伸出的手也顺势落在沈怀梅的肩上,本能一般地,将她整个人都搂在怀里。

那似乎是一个从背后而来的拥抱,又似乎只是一个完全不带欲念的搀扶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轮回小说【lunhui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若我年少有为(双重生)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
薄雾[无限]

薄雾[无限]

微风几许
【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@风太大我听不懂】【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,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】超忆症,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,大到世界转折,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。他们过目不忘、求知若渴,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。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。另外,传说他是个Gay,长得还很漂亮。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炸开了锅。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,深度恐同。不仅凭着超强
言情连载42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