街上全是对问泽遗的喝彩和叫好声。

趁着巡卫们手忙脚乱拖走修士,看热闹的人也散了些,问泽遗悄然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他刚藏了自己的功法,就算是其他门派修士赶来,也看不出是持明宗副宗主制服的剑修。

“修真者还是仁义之人多。”

“对对,什么魔修?那黑衣大侠大侠三两下就给制服了!”

巷子外,人们还在热情地讨论刚才挺身而出的无名大侠。

亲眼所见的奇观,简直要比魔尊现世的流言还带劲!

过不了三日,鬼面修士制服魔修的美谈,就会传遍南垣大街小巷。

问泽遗将面具取下,压低斗篷,混入人山人海之中。

“忘记和巡卫讨回捆仙索了。”

那条捆仙锁还挺贵重,得要一千灵石。

问泽遗方才纷乱的心绪已然恢复,笑着和兰山远道歉:“等回去后,我从自己私藏里取条还给师兄。”

“不必。”

元神说完,看到问泽遗打算朝着左边拐,含蓄地提醒。

“我们现在是往凤来酒楼去?”

问泽遗看了眼日头,又看了眼人潮涌动的方向,及时迷途知返朝右边走去。

南疆的街道四通八达,小巷七扭八拗,他差点走反反向。

还好兰山远方向感好。

“多谢师兄。”

元神展现不出表情来,可问泽遗没来由觉得,兰山远现在肯定在笑。

问泽遗心头仅剩的那点阴霾一扫而尽。

只要会把体内魔性斩草除根,师兄弟反目成仇的那日就不会出现。

凤来酒楼的招牌张扬,酒楼比茶馆占的地还大。

酒楼里头敞亮,中间支了个偌大的戏台,戏班子咿咿呀呀方唱到尾声。

问泽遗来的时候刚好,戏班唱罢还得小半个时辰,到时说书人得上场。

酒楼里的客人多,他还是多交了些钱,才让小二安排到离戏台近的地方。

这小桌在戏台左边,台上人不扭头看不见桌边人,但桌边人能把台上人一举一动尽收眼底。

为了不显得突兀,问泽遗要来了菜单。

店小二热情介绍:“客官要不要来一份炸金蝉,这是咱们店超牌。”

炸金蝉就是炸知了,南疆毒虫多,反倒被手巧的南疆人做成了美味。

“不必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