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入林中,花千澈便内力传音让所有人原地待命。

花栎趁着空闲开始给新入阁的小师弟们补课。

四十年前,凤阳坡还只是个小荒坡,灵气稀薄,无人管辖。不少捉妖炼丹者就将猎杀的妖兽抛在此地,妖尸有毒难以处理,慢慢地在坡南背阴处堆成了尸山,又渐渐地腐化成一片沼泽,因其散发着令人难以忍受的酸腐之气,落名“酸尸坑”。

而此处居住的人因灵力微弱,无法处理妖兽尸体也没有其他去处,只能过着着臭气熏天的生活。直到酸尸坑污染水源,带来了一场来势凶猛的瘟疫,村民四处求救,而各地知晓后怕传播染病,在自家门前熏起草药,却不肯出手相助。唯有陆老阁主亲自带着药师,及时拉着粮食和衣物去救人,最后带走了村里的八十三人。

三年后,陆行泽成为新任阁主,几经周折将凤阳坡接管下来,又用了七年的时间将曾经的“酸尸坑”变成现在苍翠茂盛的清泽林。

林间郁郁葱葱,清溪环绕,小径穿行,景致清幽,成为一处极佳的静修之地。当年被老阁主救下那些的人年老后,很多都回到了故乡颐养天年,而他们的后代子孙也为了到清泽林中静修,也搬回来在坡上定居。

花染如猴入林,带着拾音阁的人来和花栎回合,他双手勾在斜枝上,脚不沾地听完,不满道:“哥,你说再多的历史,把这清泽林讲得再香,那也不是现在。能不能先说这地上躺着的陈年老尸是哪里冒出来的,我快要被熏死了。”

花栎看着抱着树干的一串师弟们,无奈道:“这是阁主设立的第二道法阵。”

“什么?”花染看着地上用树叶盖着的二十多具尸体,心想:沈大哥提前让他们入林寻找异常,要求修补其中的法阵,却从来没有提示过这法阵的种类和作用。

他即刻落地,惊奇道:“那这些老尸还能做阵?”

花栎:“你见到尸体就往外跑,也不想想入林时候沈统领的话,他要我们……”

“要我们找寻异样!那我也得把受伤的人先带出去啊。”花染听哥哥又要唠叨,身手就想拽下个小师弟挡在身前,道:“来来来,咱俩仔细查验下这尸体的特征。”

被抓的小师弟紧紧拉住同伴,急道:“不用看了,不用看了,花栎师兄早就让我们看过了,那些都是二十年以上的老尸,有男有女,死亡时间集中在二十五年前!”

花染逗完又将人扔回树上。其他师弟们像一串糖葫芦似的爬的更高,一阵嬉笑。

而拾音阁的人面色瞬间变得铁青,他们在林外得知花千澈早在清泽林设了三道法阵后,就已经压了一肚子的怒火。入林后,听到花栎的话后虽稍有缓和,但得知朝雾阁的人拿尸体做阵,再不能忍受,其中一人上前道:“用陈年老尸作阵,违背人伦,你们这么做,这可是接近了邪魔歪道了。”

那人声音不大但十分刺耳,花染剑刚出鞘就被挡回去,只听花栎一字一句道:“这些老尸可以防止人被妖灵附体,要不是他们在,你们入林收妖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出去。”

树上的小师弟们也全都下来,他们普遍十一二岁的年纪,虽然比拾音阁弟子要小,但拼内力武功绝对不会输。林间余晖散尽,树影消散,昏暗的气息席卷而来。花染瞥了一眼在树间停放的尸体,一阵风将盖在他们身上的树叶吹掉,有十几颗头颅竟然滚到了一齐,空洞的正脸正对他的方向。

花染回过头,汗毛耸立,将师弟们挡在身后,小声问道:“哥,这些骷髅的头怎么都断了?”

“二十四具尸体每隔三丈埋入土中,形成阻灵阵,压制林中藏匿的妖灵,避免它出来附体。不知道什么人将他们挖了出来,还粉碎了身体。”花栎不骂人不动手直接将拾音阁干的事情点了出来,埋尸做阵虽没有先例,但他们损尸碎骨也绝不光彩。

花染听明白后,正要反骂回去。突然间,喀喀一串声响,那几颗头颅将尸骨重新组装,就像头下长了三只手掌,骨节灵活,一跃丈高。

众人好奇仰头,花染用力推开身边的修士。一声惨叫后,他血淋淋的手背上皮肉尽失。满地尸骨聚集成怪物,每个头颅下连接的手掌越来越长,有的向上起飞,有的靠树接力,跳到人的身上。

慌乱间,剑芒不断,差点被毁容的拾音阁修士质问道:“这还不是邪魔歪道吗!打碎了都不管用!”

怪物隐在黑暗中,一阵喀喀声又重新组合了起来,根本砍不死。林间的磷火被剑气点燃,被照亮的骷髅脑袋似有意识般,阴森森地看向他们。

朝雾阁的人以剑围栏,时刻警惕着这些骨怪的袭击。花染用腕带止住血,冲着那人开口就骂:“那也是你们他妈的把尸体骨头打碎了才成这样的!不懂就别乱说!”

其中一只骨怪在树间飞跳,不断抢夺肢解其余骨怪的身体,织成的骨网越来越大,朝着聚在一起的人突然袭来。

紧急关头,一人道:“抢头!”

十几个弟子留剑瞬移到外圈,接下被抢走肢体掉落的头颅。花染在剑圈内,看着骨网扩张在头顶,眼睛一闭,伸手抓住了扑面而来的头颅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轮回小说【lunhui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风铃忆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