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浪拍打在岸边的声音越来越近,空气中弥漫着咸咸的海腥气,与潮湿交错。

此刻正值清晨,面前总罩着一层挥不去的薄雾,瑶州南海一带又是气候湿润,马匹载着人走了一夜,鬃**都被打湿了下去。

玉尘骑在马上昏昏欲睡,他们已经赶了一整夜的路,清晨露气重,他的衣服都变得潮乎乎的。

抬眼偷瞄了走在前面和身旁的几位,个个精气十足,那衣裳都跟崭新的一样,好像整个队伍只有他这么狼狈。

玉尘呼出一口气,为了不从马上摔下去,努力晃晃脑袋叫自己保持清醒,暗中安慰自己道,他只是一棵草,不要与这些修道的比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身后传来剧烈的咳嗽声,所有人的**以为常不曾任何动作,只是不紧不慢的赶路。

唯有在玉尘他们前面领头的黑衣男子,听到这剧烈的咳嗽声后稍微顿了一下,犹豫几秒后翻身下马,却被身后马车内传来的一道声音制止了。

“咳咳……不必管我,赶路要紧。”

那道声音很小,还带着些沙哑无力,叫人听着像是这人无法正常说话,可偏偏所有人都能听着这道声音。

领头的黑衣男子道了声是,便继续专注于驱散前方的薄雾,带着队伍走得更顺畅些。

睡意瞬间消散,玉尘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,咳嗽声还在继续,只不过像是被刻意压制着,传到他这边的时候就几乎听不见了。

玉尘努力控制着忍不住上扬的嘴角,心中暗骂了一句活该。

“白榆!”

骑在黑马上的青年正洋洋得意着,旁边忽然响起低声的呵斥。

玉尘下意识转头看那人,发现同行的几位都面色古怪的盯着他。

玉尘懵懵的,不知为何他们这样看自己,而且他们跟自己的距离为什么这么远?

以为是自己身旁有危险,所以整个队伍合伙孤立他,玉尘慌忙环视了一周,然后发现是自己刚才太得意,不知不觉离开了队伍。

骑在身下的马儿也是比他还迷糊,前面就是一个大坑,只要马蹄再向前几步,他就能连马带人的一块滚下去。

怪不得大家都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。

玉尘尴尬的笑了笑,急忙驱使着马儿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身旁的黑衣青年叹了口气,“这都三个月了,你的脑袋还没好吗?”

“伤筋动骨还要一百天呢,没准再过个十年八年我脑袋就好了!”

玉尘表面上笑呵呵的摸了摸脑袋,暗地里却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别说十年八年了,即使再过千八百年他的脑袋都好不了。

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白榆,真正的白榆已经**。

而玉尘不过是借着白榆身体复生的一缕幽魂罢了。

十八年前,玉尘还是南海浮空岛上的一株仙草,说来也是奇怪,整个浮空岛灵气充沛,各种花朵树木都有灵智会讲话,可是在大片的草地上只有他一株开了灵智的草。

浮空岛上四季如春,玉尘在此沐浴着天地精华,一棵草包揽了整片草地的灵气,早早便化成了人形。

而在玉尘化形后的第一眼,远远就瞧见了那个刚登上浮空岛的少年。

浮空岛虽然矗立于南海之畔,可寻常人却是看不见的,这里是仙界的地盘,即便是天赋极高的修士,若没有一定机缘,寻上千八百年也到不了浮空岛。

自从玉尘开了灵智便没见过岛上有人,这个少年能上岛,必然是背负着些气运的。

少年剑眉星目,美如冠玉,而且待人温和,尤其在得知他是玉尘草化形,对周围的一切十分懵懂,便主动和他讲述起外面的故事。

而玉尘也得知了这个少年的名字——风若霜。

赤州云霁宫的宫主,年少成名,一人单挑十大高手轻松获胜,自创的独门剑法堪称天下第一。

这么优秀的一个人,也难怪有登上浮空岛的资格。

玉尘刚刚化形,未经世事,很快便被风若霜所描绘的世界吸引了,他不顾岛上各种灵植的阻拦,毅然决然的跟着风若霜离开了浮空岛。

却不曾想等待他的根本不是什么花锦世界,而是万丈深渊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轮回小说【lunhui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重生成白月光的暗卫后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文铱
【重生+年代+医药空间】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,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。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,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,打压绿茶女、凤凰男,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,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,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。
言情连载98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