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时候,在禁区,最可怕的并不是怪物,而是自己的队友。

特别是在自己的队友是可以撒谎的流浪者,而自己是必须保证诚实的公民的境遇。

人心难测,流浪者的精神状态本来就不稳定,在这种情况下会做出什么危险的行为,谁也没法猜测。

唐雪漪非常能理解胡衣灵的做法,毕竟他们四个看起来的确不像正常人。

作为团体中的领袖,胡衣灵必须保障队友的安全,做出最稳妥的决断。

克莉斯多显然不是那种会听从别人安排的孩子,她现在像在青春叛逆期,喜欢跟大人对着干。

胡衣灵几乎话音刚落,她就不耐烦地“啧”了一声。

“我们先打扫一下吧。”唐雪漪看着右边四张床,在克莉斯多开口前就打断了她。

现在再吵起来没有任何意义。

唐雪漪需要安静的环境思考,“我先去外面看看有没有扫把之类的清洁工具。”

“不用,”克莉斯多瞥了一眼在房间左边用脑机交流的胡衣灵三人,过了一会儿,她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,露出了尖尖的虎牙,“我用异能就可以了。”

克莉斯多一边摔着飞鸟手枪,一边往嘴里塞了一颗新的泡泡糖。

荔枝味的。

唐雪漪离她最近,一下就闻出来了。

现在的社会还有水果卖吗?在唐雪漪模糊的印象中,她好像不太喜欢水果,但她很喜欢荔枝,就连棒棒糖她都会特意去挑相较而言比较稀少的,荔枝味。

唐雪漪喜欢荔枝。

她对自己的了解又近了一步。

克莉斯多吹破了一个泡泡,右边靠墙的四张床随即变得异常干净。

像刚买回来的,崭新的床。

“你有这异能怎么不早用?”梁昱存几乎是在重新回到宿舍的瞬间,就再次用雪柳把自己包裹住。

他本来还想操纵雪柳去把床铺上的灰尘扫干净,或者将就铺一个雪柳床垫,至少今晚不会没地方休息,哪知道克莉斯多的异能这么好用。

克莉斯多瞥了他一眼,不屑和他说话。

“睡觉。”徐云谦大概是对胡衣灵的安排最没有异议的人。

他的性格是所有进入这里的玩家中最随意的,选择下铺,大概率也是因为下铺没有那么麻烦。

“我要下铺。”克莉斯多坐到徐云谦选好的床铺上,翘着二郎腿看他。

像是在挑衅。

徐云谦“哦”了一声,“那我去上铺。”

平和得让唐雪漪觉得,他们俩认识了很久。

唐雪漪睡在另一个下铺,梁昱存则在她上面。

第一次在禁区里过夜,唐雪漪没什么经验,梁昱存主动提出了他来守夜的请求。

很多禁区会弱化时间的概念,但这里没有,梁昱存担心晚上会有什么变故,唐雪漪没有异能,会很危险。

唐雪漪同意了。

她躺到床上,胡衣灵那边似乎也有人有类似清洁的异能,他们很快打扫好了床铺,确定了守夜的顺序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