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才齐氏跟自己的女儿也告别了,在房内拉着女儿的手哭了一通,也不说什么,就是掉眼泪。把林轻笑的心儿都哭软了。

“娘走了,你要好好的。”

“娘,你要去哪?”

齐氏也不说,就是抹眼泪,姿态弄得相当足,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。

林轻笑也察觉一丝不对,——娘亲这一离开,似是不会再回来了。

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。

听说女儿要跟自己走,齐氏“士气大涨”,看向林瑜,希望有一个回旋的余地。

林瑜没什么表情。后面的几个女儿也跟了出来,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
“笑儿啊——”齐氏还要哭。

江入年道:“你不是急吗,快点出发吧。”

林轻笑哭着看向林瑜,跪倒在地,“爹——”

林瑜心中忒的无语,“你娘回去有事,别碍事。”听他这样一说,一旁的林轻仪就来拉人,“二妹,快起来吧。”

齐氏还想再说,但看了眼江入年的表情,似乎她再不走,就要把一切都抖落出去,悻悻然地拿着包袱往外去。

林轻笑看了眼这边,又看了那边,她有种感觉,小娘这一去估计就不会回来了。

感觉太强烈了。

可舍不得娘亲,又舍不得爹爹哥哥,和几个姐妹。——四人经过这些日子的上课,感情深了不少;虽说她跟林轻芸还有吵架,但两人之间已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明明清明还是好好的,不,不对,清明的时候,小娘便没和他们一起,那时就已经不对劲了吧。

其实,真的分开,不是如她所愿吗?可她就是没想到,是这么一个分开。

来不及想太多,她便冲出了门外,“小娘……”

齐氏看到女儿跟出去,心中暗暗窃喜,——有女儿在,她就还有机会。她感激地搂住女儿的肩膀,哭道:“……笑儿啊,只有你还在意我。”

林轻笑一听母亲这样说,更确定了。爹是真的要赶小娘走了,只是为什么呢。

两个人离开林家,齐氏怕被人看到,挑了条小路走。没走太远,后面又有人追上来,齐氏刚高兴呢,再一看,是那个大丫头林轻仪。

林轻笑看到是自己的大姐姐,眼就红了。

两姐妹说话,齐氏到一边。林轻仪给轻笑拿了换洗的衣物和披风,和一些早上做好的糕点,和平日姑娘要出门用的帷帽。

“若是要坐船,天冷,你记得穿厚些,回来可别得伤寒啊。”林轻仪只当林轻笑还要回来的。

林轻仪的眼圈都红了,“大姐姐……”

看她哭了,林轻仪伸手擦擦妹妹的泪,“哭什么呀,还回来的嘛。”

“我走了,那林轻芸很高兴吧。”到如此,她还想着,她走了三妹妹却要得意坏了。

林轻仪笑着摇头:“怎么会呢。刚才还是她还在旁帮我收拾呢。这糕点也是她想到的。”

“许是她想吃吧。”话是这样说,心中已经有些感动了。

但再如何,也该走了。姐妹分别,林轻仪看两人上了船。

说是回家,可齐小娘的家到底在哪呢。

……

林轻仪去追赶轻笑的时候,林思泽找到江入年,

“大娘,小娘为什么要走?”

江入年抬眉看自己的庶子,他跟齐氏一点也不像,性情反倒跟她挺像的,说出去是她的儿子也有人信。

他来问,说明他根本就不信刚才他们说的话。

“你觉得是什么原因?”

齐氏的事情,在林思泽还小的时候,可以当没发生过,长大了,不知道也难。齐氏身为江氏的丫鬟,在江氏怀有身孕的时候就跟主家老爷有了他。

他的出生是那么罪恶。

也难怪江氏后面会跟齐氏斗得那么凶,换个女人都受不了。

江入年慢条斯理地把那日摘的杨树叶捣碎,待会儿要把这些拿去染米饭,染成后米饭会变得绿油油的,是谓“青精饭”,这是清明家家户户都要吃的。

她入乡随俗,也跟着做了。

她边捣边说:“你娘外面有人,如果思清没问,你也别说。”

林思泽冷漠地颔首,转身出去了。

他回了书房,看到桌上在背的书,还有书法,那一阕天道酬勤还很讽刺地挂在那里。就算自己再努力,官至一品,脊梁骨上也将刻上有一个□□的母亲。

林思泽追求完美,断然不能接受这个;但却无法摆脱这种痛苦的情绪,只能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轮回小说【lunhui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九品官的养家日常(科举)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一枕娇

一枕娇

陈十年
【小甜饼,预收《求神不如求我》求收藏~】10.23休息一天~宝言生母身份微贱,又是家中庶女,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,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。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,并且胸无大志,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。一朝阴差阳错,失了清白,被人揭发。将要受罚时,却被太子的人拦下,众人这才知道,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,众人又羡又妒。转念又想,以宝言卑贱的身世,即便做了太子侍妾,恐怕也只是殿下
言情全本41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