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月老庙,高伯心情甚是不错。

旁边就是菩萨苑,高伯转个弯就想要往里进,想要祈求沈意官运亨通。

走了这么些路,岚净瑶头脑发胀,已经开始有些晕眩。

她都怀疑那天被凶手打出脑震荡了,可惜古代的医术没有那么先进,也只能靠自己熬着。

她立在原地不动,闭目缓了下,随后轻声唤道,“高伯,我现在有些头晕,不如你先进去吧!我在外头等你。”

高伯走回来,见她神色确实没有来时那么有精神,有些担忧道:“你跟我过来。”

一旁有一株长势茂盛的银杏树,正好可以遮阳。高伯领着她过去,“小瑶,你先在这里靠一会儿,老身去去就来。”

岚净瑶点点头,等高伯进了菩萨苑,她便背靠着银杏树,闭上双眼小歇了一会儿。

这时,有两道脚步声停在她的面前,其中一人说道:“这不是岚家二小姐吗?真巧。”

听到有人唤她,岚净瑶睁开眼,只见面前站着一位身着华服的陌生男子。

陌生男子往旁边快走两步,上前拉住另一名男子的胳膊,把他给拽了回来,“别走呀!艺文君!”

岚净瑶这才往旁边看去,只见艺文君穿着一身浅绿色淡雅的衣裳,头上戴着一顶帷帽。

被与他同行的男子拉回来后,他手扶着帷帽,对岚净瑶微点了下头,温柔地说道:“好久不见,岚姑娘。”

“哟,看来你们已经挺熟了呀!”男子说完,用肩膀轻撞了下艺文君。

艺文君低下头,显然有些紧张地小声说道:“没有,也不过就、见了几面。”

男子玩味地看着他,“才几面,你就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便被艺文君拉着要走。显然他知道些什么,艺文君不想让他说出口。

“好,我不闹了。”男子嬉笑着,双脚杵在地上,硬是不肯再走动半步。随后他拨开艺文君拽着他的手,又走回到岚净瑶身前。

他抬手对岚净瑶作揖行礼,“在下秦百川,上一次还是在潇雅琴庄见过岚姑娘。不知姑娘改日得空,可否赏面再来我们琴庄指导一番琴艺。”

那日,岚净瑶在潇雅琴庄,被迫无奈和琴痴谭辛一起弹琴。下面正坐着他的十几位学子,秦百川当时就是其中之一。

然而岚净瑶完全不记得他,碍于礼貌,她后背离开树干,站直起来对他行礼说道:“不好意思秦公子,小女子近日遇到些麻烦事,实在无心弹琴。”

这时,秦百川注意到,她脖子上有一圈发紫的勒痕,脑袋旁边还有一个明显的肿包和擦伤,

见她伤得这么严重,惊讶地说道:“姑娘!你这是遇到杀手了吗?是谁竟敢做出这种事来?”

岚净瑶低头浅笑,没有否认。

秦百川抬手扯了下艺文君的衣袖,把头凑到他的耳边:“你快说点什么呀!你这木头!”

艺文君这才略显笨拙地开口,“我、我家里有些药,等我回去送些去给姑娘。”

秦百川在一旁翻了个白眼,低着头,用小声地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:“谁要你的药!你就不能关心几句吗?还疼不疼?好些了吗?我现在带你去医馆瞧瞧,你怎么这都不会?”

艺文君这才有样学样地说道:“还、疼吗?”

“已经无甚大碍。”岚净瑶答道。

接着,艺文君又杵在那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这给秦百川急的,突然他心生一计,捂着小腹皱起眉头说道:“我肚子不舒服,先去一趟茅房,你们两个接着聊。”

他转身小跑了两步,又转过头来说道:“对了岚姑娘,你还有一把琴在潇雅琴庄。”

随后他抬手偷偷地指向艺文君,用口型对着岚净瑶说道:“他送你的。”

说完,便跑得没影了。

岚净瑶心想这秦百川大概是个僚机,看来她分析的没错,艺文君确实喜欢原来的岚净瑶。

这事大概秦百川也是知道的,才会如此这般恨铁不成钢,找了个借口偷跑掉,给他们一个独立相处的机会。

现下他们二人站在一块,不免有些尴尬。

艺文君犹豫了一会儿,才开口说道:“姑娘,那边有间香铺,你想去看看吗?”

那香铺就在菩萨苑的正对面,岚净瑶估摸着高伯一时半会还不会出来。想着现下闲来无事,于是点点头,跟着他到了香铺。

古人爱焚香,把焚香当做一桩雅事。这香铺里,各种做工精致的闻香炉、香盒、香囊等等比比皆是。

这里头人来人往,所幸这香铺也不算小,人在里面感觉不算特别拥挤。

岚净瑶一踏入里面,闻到提神的熏香一下就来了精神。两眼放光地看着眼前精美的物件,这里看看那里闻闻,爱不释手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想起来和她一起进来的艺文君,于是放下手里的香片去寻他。

香铺大门边上,放着一张红木长桌,上面摆满了烧香拜佛常用的线香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轮回小说【lunhui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在古代查案日常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薄雾[无限]

薄雾[无限]

微风几许
【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@风太大我听不懂】【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,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】超忆症,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,大到世界转折,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。他们过目不忘、求知若渴,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。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。另外,传说他是个Gay,长得还很漂亮。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炸开了锅。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,深度恐同。不仅凭着超强
言情连载4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