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上有疾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轮回小说lunhui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老薛,那个黑衣人行事太凶残了,他如果落在我的手里,我要把他十个手指头全敲碎,把他生吞活剥了!”

孙若薇恶狠狠地说。她忘不了那个血腥的场面,那种恐惧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,她一想起来就头皮发麻,心惊肉跳。

“老薛,你原来是姓罗呀?”孙若薇想起那天黑衣人的问话,她心想薛神医难道真的是冒充他人,在长乐初次遇到他时,孙若薇觉得他就是一个跑江湖的游医,骗骗人,混口饭吃而已。

“罗?”薛神医轻声说,他的语气平缓,不带一丝感情色彩。孙若薇知道他现在心中一定是愤怒和痛苦的,但这些情绪会牵扯到脸部表情,所以他尽量保持平静。

“不,我就姓薛,给他说姓罗不过是权宜之计,骗骗他罢了。他对我……就是薛神医是带着浓浓的杀意在问,如果我承认我姓薛,他当场就会杀掉我。不过,我想不明白,他为什么想杀我?”薛神医的右手已经完全废了,他对孙若薇说:“但是我现在不愿死,也不能死。我得搞明白,他,一个与我素不相识,无怨无仇的人为什么要杀我?而且,少主,我们现在还没有救出来,我可不能死了。”薛神医说到这,停顿了一下问道:“小薇薇,我问你一个问题,在死亡和磨难面前,你选择什么?”

“切,我当然选择磨难了。”孙若薇说:“活着是前提,只要活着,我就会去完成我想要干的事。死了,一切都是白搭。”

薛神医带着赞许的目光看着孙若薇说:“所以我们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,我们都要想法子活下去。”

孙若薇在想那个黑衣人为什么会撕掉薛神医的半张脸皮,他难道认为薛神医是易了容的。这人应该是在很多年前见过薛神医,但印象不深刻,又加上随着岁月的流逝,薛神医的面容有了变化,那他为什么要杀薛神医呢?她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,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。

“老薛,你好好想想这辈子有没有结过什么深仇大恨的人?”

薛神医没有说话,闭上了眼睛。孙若薇知道,他肯定在心里过滤这些年认识的人和事来。

“孙姑娘,都怨我。”石动地站在孙若薇和薛神医跟前,带着满脸的愧疚。他看到薛神医脸上和手上都裹着布条。

石惊天也在一旁埋怨不停:“都怨你,你怎么不长脑子,简直就是一头猪,一头笨猪。”石惊天说着抬起脚就给了他屁股一下,石动地被踢疼了,不服气,想冲过去踢石惊天。

“别打了,你们别打了,我不怪你们。”薛神医说。

原来石家兄弟带着薛神医的药,他们计划是把药下在水缸里,而且用量薛神医已经给他们讲明白了。

也该那天出事!那天早上,石动地去倒粪桶,正好在门口遇到了葛世勇,那葛世勇见石动地长相有些奇怪,就用脚踢了他一下说:“你这个大猴子,来来来,给我爬个房顶试试。”石动地被踢了一脚心中很不爽,又被叫为大猴子,这下子就一肚子气了。他在收拾粪桶时就故意撞了葛世勇一下,桶里的秽物溅了一点在地上。葛世勇本来就是一个凶狠残暴的人,他一把揪着石动地的头发,顺手就给了石动地几个大耳光,石动地被打得鼻青脸肿、满脸是血。那个葛世勇还十分过分,非要让石动地舔干净地上的秽物。后来在余大奎的劝说下,葛世勇才骂骂咧咧地作罢,不过他扔下一句话:“你这个傻子,我找时间再收拾你。”

“这个葛世勇着实可恶,他就应该全身血管爆裂而死。”薛神医对石动地说:“你做得对,如果是我,我也会这么做。”他安慰着石动地。

经过这件事后,石动地决定给葛世勇一些颜色看。他找了个机会在葛世勇的酒壶里下了药,他边下药边说:“我弄死你。”石惊天在一旁说:“你别下太多,薛神医说一丁点儿就可以了。”

石家兄弟不知道葛世勇就是每天陪着冬雪去见万北林的那名侍卫。

葛世勇的突然生病让人感觉奇怪,那个蒙面黑衣人亲自去看了他,并给他把了脉,他一把脉就知道葛世勇是中毒了。他又找余大奎来了解情况,余大奎就把当时找薛神医给葛世勇看病的事情说了一遍,最后还夸赞了薛神医是妙手回春,医术了得,简单两颗药丸就把葛世勇从鬼门关拉了回来。他的这些叙述令那黑衣人对薛神医生出怀疑来,就命人把薛神医抓了去,严刑逼问。

“薛神医,都怪我,是我把你害成了这个样子,我真是傻。”石动地用手扇着自己的耳光。

薛神医用左手拉住石动地,说:“算了算了。”

石惊天告诉孙若薇和薛神医,他们还是在继续下毒,只不过是分批次少量而已,同时不能让其他人起疑心,石家兄弟也分别吃了点下去,他们也和北院的侍卫一样生了一场病,只不过他们症状轻,小病而已。孙若薇心想,这两个家伙看似粗鲁无知,其实心里通明得很。

石家兄弟还说杜风把这件事报告了朝廷,听说已经派了御医来北院诊治。

孙若薇心想,要再次混进北院就要另想他法了。

院宇深,夜风凉,一灯孤影伴我旁。”孙若薇有些睡不着。她向窗外望去,一轮圆月亮在天上,旁边绕着几朵灰白色的云,几颗星星散落在天幕,像小眼睛一眨一眨的,颗颗都引人注目。

“不眠之夜,揽星光月色入怀,挥笔洒墨成诗。”孙若薇在嘴里百无聊赖地念着。正念着,她看见从院墙外飘进一条黑影。

那黑影飘飘乎乎的,孙若薇一个激灵,她想起了多年前在洪康被黑衣人劫持的场景来,那天晚上与今晚有些相似。她一闪身躲在了门后,悄悄地转动手上的两只戒指。

“哼!”她心说:“我才不会象洪康当年被他打晕。今晚我让他好看。”

她屏住呼吸静静地等着,却没有等来预想中来人的破门或破窗而入。

她看见窗户上映出一个影子来,那人用手在窗上轻轻叩击了三下,一个声音传来:“孙姑娘。”

来人说话的声音很小,但孙若薇听出那人的声音来。

“小方,你怎么找到了这里?”

一身黑衣的方恒泰走了进来:“惊天和动地说你要进北院,我现在来带你去。”

“可是我不会轻功,怎么能进去?”

“有我呢。”

方恒泰和孙若薇来到小院外,她看见不远处有两匹马。

“上马。”他二人不久之后就来到了北院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