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得是您啊!”

陈雅惠恍然大悟,激动地拐起陈承的胳膊,“走!咱俩喝酒去!您再顺便给我分析分析,当年李立冬他一个念书的学生,为什么会缺这么大一笔钱呢?”

陈承微微昂首,眯着眼反问她道:“是啊,究竟是什么事值得你那好姐妹不惜变卖母亲遗物,也要去帮他呢?”

陈雅惠脱口而出:“李立冬得癌了?”

陈承的笑死在脸上,“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像是得过癌吗?你动动脑子啊~”

“那他不得癌,还有什么事直到宁宁这么做?”

陈承甚是无语,“他没有父母吗?”

“你是说他父母得癌了?”陈雅惠无法理解,“那跟宁宁有什么关系?”

陈承愣了一瞬,遂后叹了口气,语调软了下来,“对大部分人来说,父母亲情是仅次于生命、第二重要的东西。”

“好吧,恕我无法共情。”每当谈及父母,陈雅惠就冷淡许多,“我爹要是得了癌,只怕人还没死,我们这一大家子人就准备好打官司了。唉哟~这世上值得我变卖家产去救的人...”

“除了我自己...."陈雅惠想了想,“好像还没有别人。”

陈承摇了摇头,遥望前方,“你啊...”

“不过承叔,您要是得了癌,多少医药费我出!”

陈承脸一黑,恨道:“乌鸦嘴!”

“我这是跟您不见外!再说了,就我现在的身价,您得什么癌我都治得起,放心吧~!”

“滚!”陈承简直要气死,甩开她的胳膊往前走。

“你等等我!”

-

护士进门给林恩宁打了针,跟国内的治疗方式不同,越南护士输液不扎手背,而是扎胳膊。

林恩宁一开始以为护士要抽血,直到针头绑好,她才明白过来这是输液。

护士说了些话她听不懂,人离开后,房间只剩李立冬和她两个人。

突发的耳聋让她极不适应,整个脑袋又晕又涨,嗓子也疼得说不出话,外国医院又处处陌生,林恩宁半靠在床上,既不知道眼前是什么情况,也不明白接下来要怎么办。

她想问李立冬,却始终开不了口。

只见他坐在旁边的小床上,正在低头看着手机,似乎打了很长一段的字,才抬起头。

林恩宁迅速把脸转回来,不想被他发现自己在看他,他却站起来走到这边。

李立东把林恩宁的手机拿起来,递到她手中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一枕娇

一枕娇

陈十年
【小甜饼,预收《求神不如求我》求收藏~】10.23休息一天~宝言生母身份微贱,又是家中庶女,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,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。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,并且胸无大志,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。一朝阴差阳错,失了清白,被人揭发。将要受罚时,却被太子的人拦下,众人这才知道,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,众人又羡又妒。转念又想,以宝言卑贱的身世,即便做了太子侍妾,恐怕也只是殿下
言情全本41万字